都市无上仙医 第880章 买不到的真情

    <div class="adread"><script>();</script>    “冯老,我妈的情况怎么样?”重新返回酒店,冯文博刚刚招呼杜海琼的大伯、爸爸,还有大姑姑坐下,他们便马上迫不及待地问道,脸上写满了紧张和不安。
  
      不管之前冯文博表现得如何有中医泰斗的风范,说得又是如何信心十足,但这毕竟是小细胞肺癌,毕竟是绝症,杜海琼的大伯们还不至于天真到就凭冯文博一番话就全然相信了。
  
      “确诊是肺癌无疑,不过情况还算好。之前我跟你们母亲说的话,虽然有宽慰成分在内,但并不都是宽慰之言。这病不需要我说,你们也应该知道非常棘手。”冯文博知道杜哲清等人心急,闻言倒也没卖关子,直接开‘门’见山道。
  
      “是,这点我们都了解,就是不知道冯老是否有……”杜哲清等人闻言神‘色’凝重道。
  
      “中医是一‘门’神奇的医术,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底蕴,对于中医而言这世界上没有绝症,关键在于如何运用医术医治。对于你们母亲的病,我不能打包票,但还是有一定的信心。具体的疗效只看一个月,如果我开的‘药’一个月能见效,那么就说明你们母亲的病没问题了,但如果一个月还不见效,那恐怕我就无能为力了。当然你们也不要太过紧张,虽然我没把握,但一半以上的信心还是有的,至少能稳住两三年。”冯文博摆手打断道。
  
      “这样已经足够了,足够了。西医说我妈能挨过一年就算是奇迹了。”见冯文博如此说,杜哲清等人都是大受鼓舞,‘激’动得连连点头。
  
      夏云杰见杜哲清等人‘激’动的表情,对冯文博的话丝毫没有半点怀疑,不禁大大感慨,姜还是老的辣呀。既不把话讲死,让人起疑心认为他吹牛,毕竟小细胞癌症,是公认的绝症,冯文博真要说自己能包治,杜哲清等人少不得要怀疑他是否真有本事,还是个喜欢满嘴跑火车的专家,又给了杜哲清等人很大的希望,宽慰了他们担忧的心情。
  
      “等会我再琢磨琢磨,也跟夏老师商量一下,然后把‘药’方开给夏老师。让你们母亲吃一段时间,等差不多一个月后,你们再去医院做个检查,如果确认没问题了,那我们就可以换个‘药’方,真正给你们母亲调理养生。”冯文博见自己的话起到了预期的效果,脸上‘露’出了微笑。
  
      “太谢谢冯老了,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还请您务必收下。”见冯文博如此说,杜哲清他们就再也没什么好问的了,急忙起身,深深鞠了一躬,然后掏出一个大大的红包双手递给冯文博。
  
      “你们这是干什么?快收回去,收回去,都说是自家人了,哪能再收钱。”见杜哲清竟然给自己准备了红包,冯文博吓得急忙推辞道。
  
      开玩笑,给掌‘门’师叔‘女’朋友的‘奶’‘奶’看病,哪能收钱啊,再说了,这看病的正主也不是他冯文博啊。
  
      “这怎么行,麻烦您特意跑一趟,您要是不收下,我们心里实在过意不去啊。”杜哲清等人见冯文博竟然不收红包,不禁很是感动道。
  
      但冯文博又如何肯收这红包,一时间双方推来推去,竟然谁也说服不了谁,最终杜哲清只好把目光求助地投向了夏云杰。
  
      “杜叔叔,还是算了吧。冯老不差这点钱,他肯来主要还是一颗医者慈悲之心。”夏云杰见杜哲清将求助的目光投向自己,只好出面说道。
  
      他知道冯文博演戏归演戏,这钱要是拿了,估计他会烫手一辈子。
  
      “对,对,老头子我今年都七十五岁了,医院有钱拿,学校有退休金,不差钱,不差钱!”冯文博顺着夏云杰的意思,急忙道。
  
      杜哲清见夏云杰也如此说,也只好收起了红包,几个人再次冲冯文博深深鞠了一躬,真诚地道了声谢,这才告辞离去。
  
      “哲清,海琼这个男朋友的面子真大呀,冯老教授不仅亲自跑一趟东通市,竟然连红包都不肯收。”出了酒店,杜海琼的大伯不禁大大赞叹道。
  
      “是啊,而且医术也高明,对海琼又好,一知道妈病了,马上就打电话邀请冯老教授过来。如今看来,这冯老教授医术真的很厉害,我也放心了不少。”杜海琼的大姑姑也跟着赞叹道。
  
      “哈哈,这孩子确实不错,只是如今年轻人分分合合的,也不知道两人能不能长久。”杜哲清笑道,话语中既有几分得意又有几分患得患失起来。
  
      “我看夏云杰这孩子很实在,应该是一条心的,你呀倒是要多敲打敲打海琼,别让她在香港那边被‘花’‘花’世界给‘迷’了眼睛。”大姑姑说道。
  
      此一时彼一时,之前大姑姑还是全力支持孙振的,如今她倒是担心起侄‘女’移情别恋。
  
      “确实,这丫头就不是个省心的孩子。”杜哲清闻言赞同地点了点头。
  
      好在杜海琼不在场,否则还不被他们的对话气得吐血为止才怪。
  
      ……
  
      “国明,你先招呼着海琼,我和夏老师先去书房商量一下孙‘奶’‘奶’‘药’方的事情。”酒店里,杜哲清等人走后,冯文博也没敢耽误,起身叮嘱了冯国明一番,然后便跟夏云杰一起进了书房。
  
      这‘药’方还得夏云杰亲自敲定,自然是不好当着杜海琼的面谈。
  
      杜海琼自然不知道这些,见冯文博这么上心,心里暗自感‘激’不已,同时也根本不敢打扰他们两人。
  
      进了书房,夏云杰苦笑着对冯文博说道:“要当个普通人还真不容易啊,文博,这次折腾着你了。”
  
      “呵呵,师叔这是什么话,能帮上忙,我可是很开心的。不过说真的,看到杜小姐对您的态度,换成是我,为了不打破这种温馨而平等的真情‘交’往,我也会做出跟师叔您一样的选择。这种真情,是金钱、权力哪怕超能力都买不到的。”冯文博说道。
  
      “呵呵,可也苦恼啊。你想想看,现在这件事闹得这么大,她家里的人全都认识我了,以后可得怎么收场啊?”夏云杰一阵头疼地‘揉’了‘揉’鼻梁,苦笑道。
  
      “这我就爱莫能助了。”冯文博笑道,笑声中带着一丝暧昧和幸灾乐祸。
  
      夏云杰见状没好气地瞪了冯文博一眼,道:“你这个老头子,还幸灾乐祸,难道你就这么喜欢看到我被放在火架上烤吗?”
  
      “师叔,您这可是冤枉我了。我这是羡慕您啊!可惜我已经不再年轻了,要不然我倒是乐意这样被放在火架上烤。”冯文博慌忙道。
  
      夏云杰看着冯文博慌忙辩解的着急样,知道他说得也没错。有句话叫人不风流枉少年,这句话虽然不见得对,但从某一种角度上看,人是应该趁着青‘春’年华做一些让人老了的时候,还有值得回忆的那些青‘春’肆意的事情。
  
      “好了,好了,不说这些,还是说孙‘奶’‘奶’的病吧。我把‘药’方告诉你,你写下来。”夏云杰不‘欲’多说那些烦恼的事情,摆摆手,把话题转移到孙‘奶’‘奶’的病情上来。
  
      “师叔,这病凭‘药’方真能治吗?”冯文博见夏云杰转移到正题上来,脸上的微笑也渐渐转为了凝重,目中带着一丝期待地问道。
  
      若小细胞肺癌真能仅凭‘药’方治愈,在医学界显然是一个里程碑的突破,也能真正带领中医走向世界。
  
      “可以,不过‘药’方是不固定的,需要非常‘精’确地把握到病人的体质情况,然后根据病人的体质情况而定,而且随着治疗,随着病人体质的变化,‘药’方也要随时进行变动,不过那种非常细微的体质变动,很难把握,而且‘药’方的改动也需要非常老道的经验。”夏云杰回道。
  
      冯文博闻言顿时就气馁了,连掌‘门’师叔都说是很难把握了,这世界上又有谁能做到呢?
  
      夏云杰见冯文博气馁,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中医博大渊深,我也不过只是掌握了点皮‘毛’,而且因为我有术法在身,往往也会过以依赖术法来解决,‘药’方反倒成了辅助之法,所以在纯医道一途,反倒不见得就很‘精’深,说不定哪天就有一个在中医上很有天赋的天才出现,真能开出一张治疗小细胞肺癌的‘药’方也不一定。”
  
      “难啊。”冯文博摇摇头道。
  
      夏云杰也知道这很难,笑笑没再就此事说下去,而是把‘药’方一一说给了冯文博听,冯文博一一记了下来。
  
      冯文博都记录完备之后,夏云杰从他的行医箱里取了书写符箓的材料,这是夏云杰打电话给冯文博时就‘交’代过的。取出之后,他在符纸上鬼画符了一番,接连画了十张,然后便收了手。
  
      这符自然就是施展中医中神秘的祝由科所需要用到的,十张符对应的刚好是十帖‘药’剂。
  
      “好了,东西都准备好了,我这就去抓‘药’。”夏云杰把符纸收起来,这玩意可不能给杜海琼看到,否则她恐怕要说他搞封建‘迷’信了。
  
      “呵呵,哪里需要麻烦师叔您去抓‘药’啊,我打个电话就行。怎么说我也是中医学院的老院长,虽然不敢说桃李满天下,这江南省一带还是有许多我手把手带出来的学生,我把‘药’方跟他们说一声,让他们抓好送过来便是,这样你也好把这符纸给塞到‘药’引子袋里面,也省得被杜小姐给看到。”冯文博说道。
  
      <div class="adread"><script>();</scrip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