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无上仙医 第737章 第二次

    “我靠,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只是遇到了个朋友而已!”夏云杰终于明白过来市公安局换新领导跟自己的关系了,忍不住爆粗话道。
  
      “嘿嘿,那就好,那就好。总之,在外面过夜一定要注意安全!”见夏云杰爆粗话,刘力宏还以为年轻人脸皮薄,被自己揭穿恼羞成怒了,只好故作明白道,只是最后一句话却表‘露’了刘力宏根本不相信夏云杰的鬼话。
  
      “我靠,算了,随你怎么想!”夏云杰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地直接挂了电话。
  
      “不是吧,夏老师今晚不回来?”夏云杰给刘力宏等人打电话时,刘力宏几人刚到酒店,还没分开,所以其他几人虽然没听到夏云杰讲了什么,但刘力宏讲的话他们都听得一清二楚,等刘力宏一挂电话马上吃惊地问道。
  
      “是啊!夏老师说遇到了个朋友晚上不回来睡了。”刘力宏点点头道。
  
      “这个夏老师,还真不知道自爱。这里可是东通市又不是江州市,怎么可以随便来呢!”李晓诗生气地跺脚道,眼中流‘露’出一丝担心之‘色’。
  
      “年轻人嘛,‘精’力旺盛可以理解,可以理解。”范学文托了托鼻梁的眼镜,说道。
  
      “理解个屁!万一要是出事情怎么办?”李晓诗瞪眼道。
  
      “这不还有刘力宏吗?怎么说他的同学也是区政fu秘书长,这点事情还能难得倒他?再说了,夏老师的运气应该不会这么糟吧!”范学文反驳道。
  
      “难道这样就可以允许他‘乱’来吗?你们男人都一副德行!”李晓诗再次瞪了范学文一眼,顺道还抬脚重重对着他的脚背踩了一下,然后拉起杨淑琴道:“淑琴,我们走,别理他们这些臭男人!”
  
      “喂,喂,李老师,犯事的是夏老师又不是我们,我们可都是好男人啊!”范学文捂着脚,倍感委屈地叫道。
  
      秦岚的家,夏云杰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心情久久无法平静,许久才闭上眼睛靠着沙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在快到卯时时,夏云杰准时醒来。醒来后,细细听了下见屋里没动静,夏云杰便起身去了厨房,打开冰箱。
  
      冰箱除了点瘦‘肉’、青菜没什么东西,夏云杰不禁摇了摇头,知道秦岚独自一人生活过得很是随意。
  
      想了想,夏云杰把冰箱里剩的一点瘦‘肉’、青菜拿出来,又淘了点米。先把瘦‘肉’切碎过水去腥,然后开始放在火上煮‘肉’粥,先大火,然后小火。
  
      等火开到小火时,夏云杰便重新回到了沙发,盘‘腿’闭目开始每日的卯时修炼。
  
      “啊!”正修炼之际,夏云杰听到主卧室里传来一道惊呼声。
  
      几乎不假思索,夏云杰便收功飞快地推开了主卧室的‘门’。
  
      ‘门’一推开,夏云杰整个人顿时如石化地呆立在‘门’口,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床’上‘玉’体横陈,一丝不挂的美‘女’局长。
  
      雪白浑圆的大‘腿’,两座巍巍颤颤高耸而起的‘玉’‘女’峰,白皙丰腴的‘玉’体……
  
      这是夏云杰第二次看到秦岚的身子,带给他的却是似乎比第一次还要强烈的视觉冲击。
  
      下意识地熟悉的台词再次从夏云杰的口中蹦了出来:“那,那个岚姐,昨天晚上我可没脱你的衣服!”
  
      “还,还不给我出去!”秦岚也终于回过神来,一把拉过被子把那惹火的**给严严实实遮盖了起来。
  
      “是,是,我这就出去。”夏云杰急忙道,目光却下意识地扫过洒落了一地的凌‘乱’衣服,白‘色’的衬衫、黑‘色’的铅笔‘裤’、黄‘色’蕾丝边的‘胸’罩,甚至还有一件巴掌大带着两根带子的黑‘色’‘性’感小内‘裤’,一切似乎都那么的熟悉。
  
      “还傻愣着干什么,快出去啊!”秦岚急得脸都红得跟刚从云层中破开的晨阳一样。
  
      “岚姐,昨晚我真没脱你衣服!”夏云杰急忙退到‘门’口,‘门’关到一半时,突然又不放心地探头解释道。
  
      秦岚见夏云杰退出‘门’口,暗暗松了一口气,然后伸手掀开了一点被子,‘露’出上半身,可没想到,她刚掀开一点被子,那可恶的家伙竟然又突然探出了脑袋,一双“贼眼”准确无误地落在自己那对再次暴‘露’在空气中的小白兔,羞恼得秦岚随手拿起旁边的抱枕对着夏云杰就扔了过去:“你,你还说!”
  
      只是羞恼中的秦岚却没意识到自己这个动作幅度比较大,一时间两只雪白的兔子蹦跶,却又差点看‘花’了夏云杰的眼珠子。好在夏云杰身手很好,最终还是及时缩回了脑袋关上了‘门’。
  
      看着紧闭的‘门’,再看看洒落了一地的衣服,还有自己寸缕不挂的傲人身子,秦岚感到自己的脸颊滚烫滚烫。
  
      她当然知道衣服是自己昨晚睡得‘迷’‘迷’糊糊时脱的,因为她有‘裸’睡的习惯。可让她想不到,让她‘欲’哭无泪的是,为什么每次都会被夏云杰给看个正着?
  
      第一次如此,第二次还是如此!
  
      双手捧着滚烫的脸颊,秦岚在‘床’上呆坐了好一会儿,想起刚才夏云杰那慌张辩解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就“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又便宜了这个家伙!”秦岚暗自啐了一口,终于起身穿上衣服,又去盥洗室洗漱一番,然后才出了卧室。
  
      一出卧室,秦岚就闻到了一股让人食‘欲’大振的香味,忍不住‘抽’了‘抽’鼻子,问道:“你煮了什么呀?”
  
      “瘦‘肉’粥!”夏云杰说道,目光却下意识地落在了如今已经被衣服严严实实遮掩起来的那丰满****上。
  
      “还没看够吗?”秦岚瞪了夏云杰一眼道。
  
      “咳咳,够了,够了!”夏云杰被秦岚逮了个正着,神‘色’尴尬慌‘乱’地道。
  
      “人小鬼大!”秦岚再次瞪了夏云杰一眼,然后扭着腰肢大步朝厨房走去。
  
      “好香啊!可以吃了吗?”一走到厨房,秦岚就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香气,然后问道,心里却是满满的温馨和甜蜜。
  
      自从警校毕业,一声不吭地独自跑到江南省之后,这十来年,秦岚一直独自一人生活。这还是第一次,一大早起来就有男人给她准备如此香浓的早餐。
  
      “可以了,你坐着,我帮你盛。”夏云杰见秦岚显然没了刚才的羞恼,暗暗松了一口气,闻言急忙上前道。
  
      “‘毛’手‘毛’脚的,我来,你去洗漱一下。”秦岚白了夏云杰一眼道。
  
      见秦岚叫自己去洗漱,夏云杰一时间有点无所适从,因为洗漱用具他都没带呀。
  
      “我从不带人到我家过夜,所以家里没有多余的洗漱用具,你先用我的洗吧。”秦岚见夏云杰站着没动,突然想起他没带洗漱用品,红着脸说道。
  
      “没事,我随便冲把脸,漱下口就是。”夏云杰闻言心中忍不住一‘荡’,嘴上却下意识地脱口客气道。
  
      不过话说出口之后,夏云杰就觉得有点糟糕。果然秦岚见自己都这样说了,夏云杰竟然还跟自己客气起来,顿时瞪眼道:“干嘛?嫌弃我吗?”
  
      “没,没,我这就去!”夏云杰见秦岚瞪眼,慌忙道。
  
      看着夏云杰“落荒而逃”的背影,秦岚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糟糕!”很快秦岚就笑不出声了,因为她想起了盥洗室里还有刚刚早上更换下来的内‘裤’。
  
      “看都看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秦岚并没有冲过去收拾,而是红着脸暗地啐了一口。
  
      夏云杰进了盥洗室,看着地上洒落的‘性’感内‘裤’和‘胸’罩……脑子里忍不住就浮现出刚才看到的惊‘艳’一幕,心里难免一阵蠢蠢‘欲’动,许久才按压下去,拿起秦岚的牙刷开始刷牙。
  
      虽然只是一支普普通通的牙刷,但因为是秦岚用过的,似乎带着一丝她遗留下来的口齿清香,让夏云杰刷时心里‘荡’起一丝涟漪,同时也感到说不出的甜蜜。
  
      洗漱出来时,夏云杰看到桌上摆好了瘦‘肉’粥,而秦岚已经忍不住食‘欲’,没等他上桌已经吃了小半碗了。
  
      “你怎么会突然来东通市?”夏云杰上桌后,秦岚终于好奇地问道。
  
      “我现在是江州大学中医学院的老师,这次学院组织‘春’游,我就跟过来了。”夏云杰回道。
  
      “原来是这样。”秦岚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之‘色’,不过很快就转为了深深的柔情。
  
      秦岚是聪明人,她又岂会不明白夏云杰为什么不主动来找她?正因为太在乎她,所以才不愿意委屈她,不愿意伤害她,把一切选择的时间和空间都留给她。
  
      无非知道是一回事,听到时的条件反‘射’又是另外一回事。
  
      “玩几天?”秦岚问道。
  
      “明天下午回去。”夏云杰回道。
  
      “那你昨晚没回去,同事们不会有意见吧?”秦岚又问道。
  
      “意见倒不会有意见,就是被他们误会我出去‘花’心了。”秦岚这一问,让夏云杰想起同事们的误会,不禁很是郁闷道。
  
      “咯咯!”秦岚闻言开心地笑了起来道:“活该!你本来就是‘花’心大萝卜!”
  
      “你……”夏云杰看着秦岚这个“害人‘精’”一脸幸灾乐祸的开心样子,不禁一阵无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