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无上仙医 第731章 许主任

    刚才跟卫晨在一起的有两‘女’一男,他们一说许主任来了,卫晨马上便扭头朝‘门’口看去。
  
      果然,一辆帕萨特停在了酒店‘门’口,车子里下来两个人,其中一人跟卫晨一样也是瘦瘦高高,鼻子上架着副金边眼镜,表面上看起来像是个读书人,斯斯文文的,但从他高昂的头颅,脸上的表情,却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卫晨一看到那人,脸‘色’顿时微变,匆匆地向夏云杰等人抱了抱拳道:“对不起,各位老师先失陪了,我等的领导来了,我先去迎接他们。”说完,卫晨又匆匆地对刘力宏说道:“迟些我给你电话。”
  
      “领导重要,你只管去忙吧,到时电话联系就是。”别看刚才刘力宏跟卫晨没个正经,不过轻重缓急他还是分得清楚的,马上点头道。
  
      这个时候卫晨也就不跟刘力宏客气,急忙朝车上下来的人迎上去,脸上堆着谦虚的微笑,一到跟前就伸出双手热情地跟那带眼睛的瘦高男子握手道:“许主任晚上好。”
  
      “嗯。”那瘦高男子却只是高傲地点点头,然后将目光投向了跟卫晨一起来的其中一位俏丽少‘妇’身上,高傲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道:“施玲玥许久不见,你比以前更漂亮了!”
  
      “谢谢许主任的夸奖,不过我可是老啰。”那被称为施玲玥的‘女’子‘摸’了下自己的脸,笑道。
  
      “呵呵,我可一点都没觉得你老。”许主任笑道,目光有些‘色’‘迷’‘迷’地盯着施玲玥那丰满的****。
  
      “许主任,我已经订好包厢了,要不我们先去包厢再聊吧。”见许主任目光‘色’‘迷’‘迷’地落在施玲玥的‘胸’部,卫晨目中有一丝恼怒之‘色’一闪而逝,上前笑着‘插’话道。
  
      “也好,施玲玥我们两可是好久不见了,今晚可一定要多喝几杯。”许主任点点头,但目光却始终还是落在施玲玥的身上。
  
      卫晨眼中再次燃起一丝怒‘色’,不过很快就消失了,笑着摆了个手势道:“许主任请。”
  
      许主任点点头,这才在众人的拥簇下往电梯走去。
  
      酒店的餐饮包厢在八楼。
  
      今晚酒店的生意似乎很好,当许主任等人走到电梯时,夏云杰等人也还在等电梯。
  
      见卫晨等人过来,李晓诗等人自然不好视作不见,笑着冲卫晨他们点点头:“卫秘书长你们也去楼上包厢啊?”
  
      “是啊。”卫晨点点头。
  
      “小卫,熟人?”许主任随口问道,目光扫过杨淑琴时,微微亮了一亮。
  
      见那许主任的年纪看起来似乎比卫晨还小,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叫卫晨小卫,官架子摆得十足,刘力宏等人都暗暗猜测对方的官位,同时目中都闪过一丝厌恶之‘色’,尤其杨淑琴见那许主任目光有些放肆地落在自己的‘胸’部上,心里越感此人厌恶。
  
      “是啊,我同学和他的同事们,他们都是江州大学的老师。”卫晨说道。
  
      “哦,江州大学的老师,不错,不错啊!”许主任闻言脸上微微闪过一丝惊讶之‘色’,然后官腔十足地点头道。
  
      大学老师虽然身份超然,不过无官无职,无权无势,而且江州大学也只是一所坐落在地级市的大学,夏云杰等人又看着年轻,显然许主任这家伙还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许主任话音刚落,电梯的‘门’打了开来。
  
      那许主任似乎丝毫没有先来后到的觉悟,见电梯的‘门’开了,便迈步往里走去,好像他先坐电梯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见许主任先进去,卫晨当然不敢怠慢,急忙一边跟了进去,一边冲夏云杰等人歉意地笑了笑。
  
      夏云杰这边有六人,自然不好挤进去,只好等下一趟电梯。
  
      看着电梯‘门’关上,电梯上方的红‘色’阿拉伯数字在跳,杨淑琴皱眉道:“那个什么许主任架子还真大耶,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官,讨厌死了!”
  
      “卫晨是东平区政fu秘书长,那许主任官显然比他大,应该是市里领导吧。至于什么领导,那就不清楚了。”刘力宏道。
  
      “区政fu秘书长是正科级干部,那许主任年纪看起来似乎比卫秘书长还要小,应该不可能是什么真正的市领导,估计也就是市长秘书或者市委书记秘书之类的职位。”夏云杰分析道。
  
      “不是吧,你没见卫秘书长称那人为许主任吗?”李晓诗反驳道。
  
      “一般市长秘书或者市委书记的秘书都兼任着办公室副主任的位置,这样的人职级虽然不高,但因为是市长或者市委书记的身边人,在官场中的影响力却很大。不过一般当秘书的都比较低调,像许主任这样傲慢的人倒是少见。”夏云杰摆摆手解释道。
  
      “咦,看不出来啊,夏老师你虽然年纪轻轻,但对官场上的事情‘挺’了解的。不过许主任这样的傲慢其实也正常的,他们低调是要看对象的。我们只是大学老师,无官无职,无权无势的,他自然要摆摆架子。”刘力宏等人闻言都颇为诧异地看着夏云杰。
  
      “那倒也是。”夏云杰闻言笑着点点头,幡然醒悟过来,自己是被以前接触过的冯正诚、赵兴军等领导的秘书给误导,先入为主了。
  
      秘书的低调也是看人下菜的。在市委领导面前,他们就是秘书,但在刘力宏等人面前,他们却是官!
  
      说话间,电梯终于又来了,夏云杰等人上了电梯。
  
      刘力宏订的是小包厢,但点的菜却是满满一桌子的生猛海鲜。
  
      “刘老师,你点得是不是太多了?”见满满一桌子生猛海鲜,好酒好菜,李晓诗说道。
  
      “是啊,刘老师你瞧我们六人体型,夏老师刚好是属于折中的,你应该以他的分量为标准来点,你不能按你的分量来点啊!”范学文说道。
  
      “别,难得你们来一趟东通市,我这个地主要是不让你们吃饱喝足,回学校还不被你们给埋怨死!今晚,你们可都甭给我客气哦!吃好喝好,吃不了咱就兜着走。”刘力宏‘肥’手一挥道。
  
      见刘力宏这么说,大家也就不再客气。
  
      很快包厢里就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当刘力宏那边觥筹‘交’错,好不热闹时,卫晨那边却死气沉沉,气氛压抑,刚才还被众人如众星拱月般簇拥着的许主任,此时却不在包厢里。
  
      “对不起,卫秘书长,这次没能帮上你的忙。”许久,施玲玥打破沉默,面带歉意地对卫晨说道。
  
      “应该是我说对不起才对,本来我是想借你和许传云同学的关系,看看能不能走走他这条路,请他出面跟张怀文打声招呼,没想到这个许传云为人却是如此不堪,仗着身份却是完全忘了同学之间的情谊,竟然对你也动手动脚的。”卫晨面‘色’难看道。
  
      “是啊,我也想不到他会变成这个样子!那现在怎么办?”施玲玥叹气道。
  
      “呵呵,能怎么办。先继续呆着呗,真要不行就只能辞职下海了。”卫晨很是沮丧地说道。
  
      “那个张怀文也太过分了,跟他有矛盾的是已经过世的孔区长,又不是你。再说了孔区长人都已经过世了,他这么整你又算什么?”施玲玥见卫晨一副沮丧的样子,忍不住愤愤不平地道。
  
      “呵呵,上面斗法下面遭殃,玲玥你不是官场中的人,你不会懂这其中的复杂关系的。要怪只能怪我运气不好,当了个区政fu秘书长,县政fu一把手却过世了!”卫晨摆手道。
  
      “我听人说孔区长是冯新雄局长推上来的人,真不行找冯局长出面说几句?”施玲玥想了想,建议道。
  
      “冯局长都已经退休了,我又何必再麻烦他!再说人走茶凉,那张怀文此时正是‘春’风得意之时,不见得就会卖他面子。搞不好,反倒让冯局长丢了脸面。”卫晨摇头道。
  
      “那……”施玲玥再次张口,不过卫晨却有些心灰意冷地摆摆手道:“算了,没事。至少我卫晨行得正坐得直,张怀文就算看我不顺眼,却也没资格无缘无故开除我,顶多也就让我提前养老。这样吧,今天就到这里,你们先回去,我还要跟我高中同学喝几杯,然后再走。”
  
      施玲玥等人也知道卫晨今天心情不好,自己等人又帮不上忙,只好点点头起身道:“那行,卫秘书长,我们先走。”
  
      施玲玥走后,卫晨独自一人在包厢里发呆。
  
      卫晨今年刚满三十,本来是东平区办公室的一名普通秘书,后来被区长看重,从普通秘书升职为专职秘书,然后一路顺顺利利,在去年二十九岁时坐到了区政fu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二十九岁就坐上区政fu秘书长职位,正科级干部,在很多人眼里那也算是相当厉害了。很多人在政fu部‘门’中‘混’了一辈子,最终也没能捞上个副科级干部,更别说很有实权的区政fu秘书长了。
  
      卫晨自己也很是满意,认为以后只要跟着孔区长好好干下去,在退休前至少还能上升一级,‘弄’个副区长什么的当当。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卫晨‘春’风得意,对仕途前程充满了信心时,孔区长突然得了肺癌,在年前撒手归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