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无上仙医 第534章 成博导了

    “洪院长你去忙吧,有杨秘书陪着就行了。”夏云杰笑道。
  
      洪院长点点头,又叮嘱了杨淑琴一两句,便走了。
  
      洪院长走后,杨淑琴面带微笑对夏云杰说:“夏教授,我先带你去你的办公室看看吧。”
  
      “行,麻烦你了杨秘书。”夏云杰点点头客气道。
  
      “学院里的老师一般都叫我小杨,你也叫我小杨吧。”杨淑琴笑道。
  
      “我叫你小杨好像有点不妥啊。”夏云杰抹了下鼻子笑道。这种称呼一般都是年长的称呼年幼的,而夏云杰的年纪明显比杨淑琴还要小,从年龄上讲叫她小杨确实有点不妥。
  
      “没什么不妥的,你可是教授耶!我呀就是个给你们这些教授跑腿的小兵。”杨淑琴谦虚道。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在大学院校里,秘书的身份跟教授还是远不能比的。
  
      “我还是叫你杨秘书吧。”夏云杰笑道。
  
      “随你啦,谁让你是教授呢。”杨淑琴俏眸横了夏云杰一眼道。
  
      夏云杰笑笑,然后跟着杨淑琴往楼下走去。他的办公室在三楼三零六,倒是个比较吉利的数字。
  
      学院大楼每一层都有男女洗手间,三楼女洗手间里,刚解完手的顾倩琳站在水槽前一边洗着手一边还兀自愤愤地想着刚才在五楼楼梯上发生的事情。
  
      “碰了姑奶奶珍藏了多年的玉女峰,竟然还煞有其事地说姑奶奶得了乳腺增生,真是太可恨,太可耻了!姑奶奶要是就这样算了,姑奶奶就不信顾!”顾倩琳咬着牙,从纸巾盒里抽出一张纸巾狠狠地擦了擦湿哒哒的手,然后又重重地扔到纸篓里,好像那张纸巾成了夏云杰的化身。
  
      将纸巾扔到纸篓里之后,顾倩琳转身便准备离开。但转身之际,顾倩琳鬼使神差地又站住了脚步,面对着水池上面挂着的镜子用手托了托那对丰满高挺的****。
  
      “神经病,我不会傻到相信那家伙的鬼话了吧?”托了两下之后,见没有多大感觉,顾倩琳本想用专业手段去摸一摸**,毕竟她是中医研究生,这方面她还是懂的,但马上她心里便狠狠地鄙视了自己一句,然后便放下了手。
  
      但当她转身之际,她又一次停步,然后犹豫了下面对镜子解开领口的一个纽扣,然后把手伸进到胸罩里面,轻轻揉按了几下。
  
      这一揉按,两揉按,顾倩琳的脸色突然起了变化,然后急忙锁上卫生间的门,直接解开了好几个钮扣,又把胸罩解开,顿时两只又白又大的小白兔便蹦跳了出来,对着镜子,上下颤动着,诱人到了极点。
  
      解开胸罩之后,顾倩琳对着镜子又好好地自检了一遍,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
  
      因为她两只****里果然有片块状的肿块,但比较小,碰触时也不怎么痛,顾倩琳平时洗澡时虽然都有抚摸碰触到那里,但却都没有引起注意,如今正儿八经自己检查一下,才发现里面有肿块。
  
      乳腺增生是一种很常见,也很容易诊断的妇科疾病,所以顾倩琳很容易就诊断出自己确实得了乳腺增生,不过是处于早期。早期的乳腺增生很容易治愈,但也很容易被忽略,所以往往发展到乳腺腺病才会被引起重视,而这时再治疗就没那么容易了。
  
      顾倩琳是医学研究生,当然知道这点,所以她脸色难看并不是因为怕这病不好医治,而是因为竟然被那个无耻外加****的小子给说中了。
  
      “一定是瞎说刚好说中了!他不可能这么厉害,我用手托都感觉不出来,要解开胸罩仔细揉按才能判断出来,他胳膊就这么碰一下又怎么可能诊断出我得了乳腺增生呢?”好一会儿,顾倩琳才一边重新戴上胸罩,扣上钮扣,一边暗道。
  
      一切整理完毕之后,顾倩琳这才重新打开卫生间的门。
  
      研究生也有研究生的办公室,当然是那种集体办公类型的大开间办公室。
  
      顾倩琳的办公室也在三楼,三零五。这是吴教授以及其他两个教授所带研究生“办公”的办公室。
  
      顾倩琳才从洗手间里出来,就看到教学秘书杨淑琴跟夏云杰有说有笑迎着自己走来。
  
      一看到夏云杰,顾倩琳脸色就一下子冷了下来,恨不得冲上去骂他两句****。不管怎么说,她是绝不相信那么仓促间,隔着衣服和胸罩,夏云杰能真诊断出她得了乳腺增生。既然不是真的,那当然就是胡扯就是耍流氓就是无耻!
  
      不过那件事终究羞于启齿,再加上还有杨淑琴在,顾倩琳也只能恶狠狠地瞪了夏云杰一眼,然后又冲杨淑琴笑笑,打了声招呼。
  
      夏云杰见顾倩琳冲自己瞪眼,暗地里不禁一阵摇头,而杨淑琴当然不知道夏云杰和顾倩琳发生过误会,而顾倩琳将要转到夏云杰名下读研是洪院长临时起的意,关于这点身为教学秘书杨淑琴现在也不知道,闻言笑着给双方做起了介绍道:“夏教授,这位是我们学院中医学的顾倩琳博士,顾博士,这位是我们学院新来的夏云杰副教授。”
  
      “顾博士?”夏云杰闻言看着顾倩琳微微愣了愣。他一直以为顾倩琳是硕士研究生,没想到她却是个博士研究生。
  
      这并不怪夏云杰会有这种先入为主的认为,一来是顾倩琳很年轻,看起来也就二十四五的样子,在中国正常情况下博士生一般都是二十七八岁甚至三十多岁也很正常,二来,他是新来的副教授,若没有破格的前提下,他是没资格带博士生的,而之前呢,洪院长却明确告诉他,他三个研究生中有一个就是顾倩琳。
  
      得,自己现在不仅成了中医学院最年轻的副教授,还成了最年轻的博导了,愣过之后,夏云杰心里剩下的只有苦笑。
  
      夏云杰不过只是微微愣了愣,而顾倩琳的反应可就比他强烈太多了。她一听说眼前这位之前对她耍过****的年轻人竟然是学院新来的副教授,眼珠子一下子变得老圆老圆,手指着夏云杰像是见了鬼似的。
  
      “夏教授?你说他是我们学院新来的副教授?”
  
      “咯咯!”杨淑琴见状抿嘴笑了起来,“是不是被吓到了,刚开始我见到我们学院来了一位这么年轻的副教授,我也被吓住了。”
  
      “他真是我们学院来的副教授吗?”不过顾倩琳显然没心情听杨淑琴解释,而是继续指着夏云杰不死心地问道。
  
      平白被人像颠球一样颠了自己的两只肉球,顾倩琳刚才正想着找个什么机会私底下找夏云杰算账呢,如今倒好,这家伙竟然华丽转身突然成了一位副教授。
  
      刚上半年顾倩琳把自己的导师给打进了医院,搞得现在在学院里“爹不爱,娘不疼”,成了一“无业游民”,连能毕业不能毕业她心里都一点底都没有,现在她心里就算再不爽,也不敢再修理学院新来的副教授啊,除非她想马上被学校开除。可是吃了这么一个大亏,要是就这样算了,顾倩琳心里又实在憋得难受。
  
      当然这个时候顾倩琳还不知道眼前这位“****”就是她未来的导师,否则估计现在她要郁闷得直接吐血了。
  
      “当然是真的,这种玩笑我哪敢乱开啊。”杨淑琴见顾倩琳还是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不禁又是好笑又是好气道。说着还向顾倩琳使了个眼色,暗示她应该跟夏教授打个招呼。
  
      不过顾倩琳显然没看到杨淑琴的眼色,当然就算看到她也不会主动跟“夏叫兽”这种人打招呼,所以确认了情况无误之后,她整个人都变得无精打采的,哦了一声,便只管低着头直接从他们身边擦肩而过。
  
      见顾倩琳这么没礼貌,杨淑琴脸色微微变了变,然后面带歉意地冲夏云杰解释道:“夏老师,您别见怪,顾博士的脾气有时候有点怪。”
  
      夏云杰见杨淑琴面带歉意的样子,颇有种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味道,因为这个没礼貌的妮子就是自己的学生啊!
  
      “这个顾倩琳看起来还比较年轻的,怎么就已经读博士了?”夏云杰无奈地摆了摆手,然后问道。
  
      “什么呀?你都还副教授了呢!”杨淑琴闻言俏眸白了夏云杰一眼,然后解释道:“顾倩琳是硕博连读,如果跟硕士生比起来,现在她应该是硕士最后一年,不过她也算是很年轻的,今年才二十五岁,如果不是出了件意外的事情,以她的学术水平,应该二十八岁之前就能博士毕业,现在就不知道了!”
  
      说着杨淑琴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丝惋惜之色。不管顾倩琳的反应是不是偏激了点,但身为女人,杨淑琴还是能理解和同情顾倩琳的。
  
      杨淑琴说的意外事件,夏云杰当然知道是哪件事,所以也就没追问。见夏云杰没追问,杨淑琴犹豫了下也没继续解释下去,而是指了指前面不远处三零六的办公室道:“夏教授你的办公室就是那间。”
  
      说着杨淑琴在前面带路走到办公室前,然后敲开了三零六办公室的门。
  
      (解释一句,望闻问切中的闻是指听声音和嗅气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