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无上仙医 第119章 不信

    “干什么?你钱多了没处花是吧?这可是四星级酒店,一个晚上要四百九十八呢!”朱晓艳闻言马上白眼道。
  
      “只是你和我一个房间,而且还只是一张床,会不会……”夏云杰支吾道。
  
      这时夏云杰是“恨”透了大胖的好意,竟然安排的是一间双人大床的房间,而不是两张床的房间。
  
      “干什么?怕姐吃了你呀!放心,姐对男人不感兴趣!”朱晓艳却再度白了夏云杰一眼,然后很“彪悍”地道。
  
      夏云杰看着“彪悍”的朱晓艳,欲哭无泪!
  
      姐,问题是,我是个喜欢女人的男人呀!这不是折磨人嘛!
  
      当然这话夏云杰不会说出口,闻言只好无奈地点点头道:“那,好吧!”
  
      夏云杰话刚刚落音,朱晓艳却伸了个懒腰,露出一截又白又嫩的腰肢,道:“累了,我先去冲个澡,不许偷看,不许想入非非!”
  
      说完,朱晓艳便扭着她那性感的丰臀走进了浴室。
  
      夏云杰看着艳姐那性感的背影尤其是那挺翘的丰臀,他痛苦地抓了下头发,现在他是真的后悔跟艳姐来参加这个什么生日派对了。
  
      当夏云杰坐在床沿,痛苦地听着洗手间水声哗啦时,齐喜玲和项成磊面如死灰地站在鼎红俱乐部的停车场。
  
      刚才他们最终还是追上了麻生次郎,但麻生次郎却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竟然态度坚决,没讲两句话便开着车子绝尘而去。
  
      “肯定是那个贱人还有那个什么狗屁医生!我觉饶不了他们!”沉默了许久,齐喜玲突然恨恨地跺了下脚,然后气势汹汹地朝俱乐部大厅走去。
  
      不过当齐喜玲和项成磊重新回到生日宴会厅时,朱晓艳和夏云杰早已不在。
  
      “他们溜得倒是挺快的,看我怎么收拾他们!”齐喜玲见两人不在,气得直咬牙。
  
      “现在不是收拾不收拾的时候,现在最重要的是马上通知你爸,看看问题究竟出在哪里,有没有挽回的余地?”项成磊终究是个男人,这个时候脑子比齐喜玲清醒不少。他是绝不会认为,麻生次郎会仅仅因为朱晓艳或者夏云杰这两个小人物,而莫名其妙中断跟喜立亚的合作,如果真是这样,那也未免太儿戏了,毕竟他们的合作金额也不是什么小数目。
  
      齐喜玲终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女人,闻言总算也回过神来,然后急忙给她爸打电话。
  
      她爸本来正跟包养的小三快活着,一听这个消息差点心脏病没被吓出来。他比他女儿还要清楚,自己公司对麻生商事的依赖性。
  
      “你们马上给我到公司来!”齐喜玲老爸齐正备好久才回过神来,一回过神来扔下一句话,便挂了。
  
      挂了电话之后,齐正备马上给麻生次郎打电话,不过麻生次郎的电话却在占线,因为他正在跟麻生沙树通话。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一五一十给我说来,要是敢隐瞒或者漏了半个字,我就让山本一郎直接拧断你的脖子!”电话里想起麻生沙树森冷的声音。
  
      山本一郎,公司给麻生次郎安排的贴身保镖。
  
      麻生次郎闻言浑身忍不住颤了一下,目光恐惧地看了一眼正在开车的山本一郎,然后战战兢兢地把今晚的事情一一说给麻生沙树听。
  
      麻生沙树是麻生家的家主,他掌控着整个麻生家和麻生商事,麻生次郎素来敬畏他,面对他的追问,又哪敢有半点隐藏。
  
      “八嘎!”听说麻生次郎竟然当着夏云杰的面,打他女朋友的主意,麻生沙树差点肺都要气炸了。
  
      那可是他的恶魔主人啊!他不找你的麻烦你就谢天谢地了,现在可好,他的堂侄子竟然当着他的面抢他的女朋友!这还了得!
  
      “马上给我滚回京都,那边的事情不用你再处理了。”麻生沙树这时气得已经懒得再骂麻生次郎,咆哮过后,直接扔下一句话就挂了电话。
  
      “滚回京都!”麻生次郎耳边回荡着这句话,人已经彻底傻了。
  
      他不知道回京都干什么,但他知道他已经玩完了。
  
      手机再次响起,是齐正备打来的,不过麻生次郎却已经没有心情也没有精力再去接。离开了麻生家,在日本现在的就业和经济形势下,连找份工作都困难,更别说想谋取到现在这份风光的高薪职业。最让麻生次郎不敢想象的是,愤怒中的麻生沙树究竟会怎么处置他,会不会把他生生给撕掉呢?
  
      几家欢喜几家忧,当齐家和麻生次郎全都陷入惊恐之中,当夏云杰坐在床沿边“痛苦煎熬”时,大胖却吹着口哨,推开了家门。
  
      家里,大胖的父亲正在看电视剧。见儿子回来,只是颇有些意外地瞟了他一眼,然后继续看电视剧。
  
      大学毕业后,大胖也曾插手过公司里的经营,但因为经验不足出了一次大错,使得公司亏损了不少钱。为这件事,公司里的所有股东都认为他不适合经营公司,最终他父亲只好无奈免了他在公司内的副总经理职务。
  
      这件事尤其父亲的态度,对大胖的打击很大,以至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有点无所事事,自我堕落。后来他父亲通过关系给他谋了个事业单位,但大胖却觉得去事业单位养老没出息,坚决不去,说要自己创业。
  
      父亲见他坚决,也就筹了点钱给他,没想到却因为过于急功近利,搞的几个项目都赔了钱。大胖家也不是什么太富有的家庭,陪了些钱,他爸就不肯再投了,再次要他去事业单位上班。
  
      大胖最终虽然顺从他父亲的意思,但整个人却没了斗志。每天除了上上班,就是跟小胖他们胡吃海喝,总要折腾到深夜才回来,所以在家里还有别人眼中,大胖是个不务正业的家伙。
  
      实际上大胖心里一直有个抱负,想把父亲这家小公司经营成大公司,甚至上市,但如今却只能窝在清闲的事业单位里,郁郁不得志,所以才成了今天这般样子。
  
      大胖的爸爸名字叫龚书全,大胖的名字叫龚成功。可惜他并不是个成功的人,至少现在还不是。
  
      “爸,看电视呢?”大胖一屁股坐在龚书全的旁边道。
  
      “嗯,今天很难得这么早就回家,怎么,这个月的工资又花光了?”龚书全却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道。
  
      “爸,我在你眼中就是这么没出息吗?”大胖也没好气道。
  
      “我也不期望你有多出息,只要你早点给我找个像样的女朋友过来……”
  
      “打住,打住。我今天这么早回来可不是跟你谈这件事,我是有一个比这个更好的消息要告诉你,是你绝对想不到的。”大胖急忙打断道,两眼闪烁着兴奋激动的目光。
  
      “哥,什么更好的消息?难道你已经偷偷在外面给爸生了个孙子吗?”一个手中拿着包薯片的胖妞从正对客厅的房间里走出来,插话道。
  
      她是龚成功的妹妹龚爱月。
  
      “一边去,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大胖直接挥挥手道。
  
      “爸,哥欺负我,我今年都已经……”龚爱月却扭着她肥胖的身子冲着龚书全撒娇道,说着还拿出一片薯片塞到了他爸的口中。
  
      “嗯,嗯。我说成功,不是这件事,那还有什么更好的消息?”龚书全咀嚼着口中的薯片问道。
  
      龚成功一听直翻白眼,真想就这样站起来走人,但最终难掩兴奋道:“算了,算了,不跟你兜圈子了。是麻生商事!爸,我有位朋友认识麻生商事的社长麻生沙树,他说会帮我们牵桥引线,所以可能就最近一段时间,我们会接到麻生商事的订单,会和他们发展合作关系。”
  
      “麻生商事?你说的是世界五百强的日本麻生商事?”龚书全的目光终于从电视上转移到了儿子那张胖脸上。
  
      很多时候他都想不通,为什么自己和他妈都不胖,生了个儿子和女儿却都这么胖。
  
      “对,就是这个麻生商事!”龚成功见他爸终于转向他,不禁激动道。
  
      “好,我知道了。现在时间不早了,我先去洗澡睡觉,你也早点休息。哦,对了,以后像这种认识什么麻生沙树的不靠谱朋友也尽量少交往,否则别想再从我这里拿钱。”说完龚书全便站起来往卧室走去。
  
      “喂,爸,你这是什么意思?”大胖叫道。
  
      “这还不明白嘛,哥。就你这样,你觉得可能结交到认识麻生沙树的朋友吗?估计是报纸或者电视新闻上看到,然后吹牛说认识吧?”龚爱月边吃着薯片,边嘲讽道。
  
      “一边去!”大胖一把抢过妹妹手中的薯片,郁闷地道。
  
      他想到了父亲兴奋的样子,想到了公司马上将会飞速发展,想到了公司里所有的人会对他刮目相看……唯一没想到的就是,原来他的话压根就没人信。
  
      不过沉下心来,细细一想,他爸和他妹的表现却又是再正常不过,就他一个在事业单位里养老等死的胖子,会有认识世界五百强企业老总的朋友,还能通过他牵桥引线?
  
      “你们父子在客厅里说什么呢?叫叫嚷嚷的。”卧室里,正躺在床上做面膜的方云凤,也就是龚成功的妈妈问道。
  
      “说什么?你宝贝儿子说,他认识一位朋友,这位朋友跟世界五百强的麻生商事社长麻生沙树是朋友。”龚书全没好气地道。
  
      “这孩子!尽说瞎话。”方云凤闻言哭笑不得道。
  
      “可不是,越来越不像话了!”龚书全道。
  
      当龚书全唠叨着儿子不像话时,远在喜来登酒店里,被哗啦水声给折磨得“痛不欲生”的夏云杰,干脆走到窗户边给麻生沙树拨去了电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